首頁 > 黨建 > 法學研究

金融領域“逃廢債”的危害及其治理

本站發表時間:[2020-09-16] 來源:檢察日報 作者:郭華

  近年來,金融領域的逃廢債行為,使得銀行業不良貸款率不斷攀升,造成部分中小金融機構以及金融從業機構的風險不斷積聚,必須引起高度重視。2020年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要求“打擊惡意逃廢債”。在當下防范化解金融風險任務艱巨的背景下,如果逃廢債問題得不到有效解決,不僅可能會衍生出影響普惠金融推進與發展的障礙,也會抑制信用貸款業務的規模,致使實體經濟尤其是民營經濟依然面臨融資難的瓶頸,影響惠民金融政策和改善營商環境目標的實現。

  逃廢債基本類型與蔓延趨勢

  逃廢債行為,早期主要是通過套取國有資金后擺脫償還或者逃廢國有銀行的貸款。實踐中,逃廢銀行債務主要表現為以下類型:以企業轉型改制、重組、分離、合并、破產、非正常交易等方式逃避、懸空、毀棄金融債務;通過虛構租賃合同、買賣合同,或以虛假訴訟、虛假仲裁、虛假公證等方式逃廢金融債務;不經債權金融單位同意,擅自處置、損毀金融單位債權的抵(質)押物(權);出于逃避償債義務目的,為他人提供擔保,影響其自身償債能力;為逃避擔保責任,惡意設置擔保圈抱團賴賬;故意隱瞞真實情況,提供虛假、產權不清的擔保以及無法律依據拒不履行擔保責任或惡意拒絕補辦擔保手續;以多頭開戶、轉戶等方式,蓄意逃避金融單位對貸款的監督、轉移資產,致使金融單位貸款難以收回;隱瞞影響按期償還金融債務的重要事項和重大財務變更情況,編制虛假信息;法律、審計、評估等中介機構出具虛假證明文件協助債務人逃廢金融債務等。近期,以上“逃廢債”類型不僅依然存在,而且還不斷變異,并呈現出一些新的趨勢。這些新的趨勢主要表現在:

  一是逃廢債由個別現象因不斷效仿而蔓延,不斷從原來通過國有銀行占有國有資產傳染到金融從業機構并向互聯網金融和民間借貸擴散,涵蓋所有的借貸領域。而且,隨著銀行互聯網信用貸款的普及以及有關司法解釋降低民間借貸年化率的規定,在銀行互聯網信用貸款和民間借貸的合法債務問題上會徒增,并會成為一種新的發展趨勢。

  二是主體由個人向有組織化發展,出現專業化、團伙化、聯盟化的現象。早期的逃廢債作為“老賴”的多為個人或者個別企業,而現在出現了職業化的團隊,出現了有組織、有預謀和聯盟化的團伙行動。例如,有些公司不斷設立彼此勾連的關聯性公司,借助于股東控股或者控制其他公司,通過一個公司倒閉而其他公司開張,或者多公司倒下而一個公司站起來,借助復雜的產權嵌套不斷移轉資本;或者通過各種貌似合法的產權制度安排,將公司的利益輸送到股東或者其他利益相關人。有些人員在網上組成“反催收”聯盟,傳授反催收“秘笈”或者專門傳授利用相關政策進行拖延還款的新招數。

  三是花樣不斷翻新,手法多樣,行為趨于隱蔽性和復雜性。既有對債務進行精算,采取所謂的異地債務限額法,根據異地債務的數額在限額內賴賬不還的,還有履行貸款義務前舉報銀行從業人員違規違法犯罪,通過以“先刑后民”方式否認貸款的有效性,從而不履行債務義務的,等等。

  “逃廢債”的危害與治理對策

  逃廢債不僅存在債務人設障制造條件怠于償還到期債務,而且還存在規避信用逃避正常的催債行為,甚至出現在不同金融領域移轉逃廢債的情況,這些現象與情況聚集起來最終會衍生出新型的侵財違法犯罪方式,繼而影響金融業的穩定健康發展,影響到貨幣政策的穩定,惡化營商生態環境和社會經濟環境。具體而言:一方面,這種現象會導致金融機構不良貸款上升,不斷積聚金融風險,增加化解金融風險難度。如不對逃廢債問題進行遏制,很有可能會迫使金融機構縮減業務規模,中小微企業貸款難的問題越發嚴重。另一方面,金融機構貸款本息逾期的不斷增多,致使其在貸款上保持過度謹慎和趨于保守,這不僅會扭曲信貸行為,阻礙貨幣政策的正常傳導,還會形成不良行為的示范效應,導致“逃廢債”在不斷效仿中迅速蔓延、擴散,并衍生出投機性、套利性的新型侵財違法犯罪方式。

  逃廢債既是困擾金融機構、金融從業機構或者互聯網金融的問題,也是銀行互聯網信用貸款模式遭遇的新挑戰。面臨逃廢債帶來的金融風險以及金融對外開放的情勢,需要形成打擊逃廢債的強大聲勢,確立專項治理的新思維,采用系統性、信息化和高科技化的多層次防控機制,實行疏導、規制與打擊的銜接與融合,并從民事、行政、刑事的多維度制裁逃廢債行為,以便收到“處置一個、震懾一批、警示一片”的良好效果。其治理對策主要包括:

  一是需要沖破原有民事債權的思維禁錮,建立促進金融資本“流動性”的資本市場觀念,將打擊“逃廢債”提升到防控金融風險和維護金融安全的高度,切斷“逃廢債”傳染的渠道,從源頭上減少“逃廢債”行為。同時,應當暢通滿足合法債權實現的訴訟模式,建立專門的涉及“逃廢債”的法庭,及時快速專業有效解決涉及金融債權案件。

  二是強化征信對逃廢債的信用約束,建立全社會征信共享機制,加大限制性措施。例如,可采用多渠道、高頻率、實名制曝光;限制貸款、凍結賬戶、住房拍賣,限制出境、買房、炒股、高消費行為,限制乘坐飛機、高鐵、動車等。

  三是建立催收管理現代信息化系統,堅決摒棄暴力催收,建立借款“催收”指引,確定催收的合理限度以及催收的正當方式,降低催收的成本,保障催收的效果,對經過多次合法催收的“逃廢債”行為予以行政制裁;對鼓動、協助、組織反正當催收的,尤其是組織成立“反催收聯盟”的骨干分子,予以刑事制裁。

  四是建立民事解決、行政制裁與刑事打擊的遞增式治理體系,采用打擊“惡意透支信用卡”犯罪模式,對鼓動、協助、組織逃廢債或者逃廢債數額巨大的,予以刑事懲治。例如,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區分局依法對犯罪嫌疑人金某、宗某等27人分別以涉嫌集資詐騙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移送余杭區檢察院起訴。案件移送起訴后,警方繼續追贓挽損,還組織專案警力赴山東抓獲涉嫌惡意逃廢債的肖某、王某,并依法對其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五是加強輿論監督和對治理逃廢債的法律監督,積極協調金融機構與暫時還款困難企業的債權債務關系,適當延長寬展期限,但是,應當嚴防假借破產重組或者清算“洗掉”債務,尤其是對個人破產試點的監督,以免出現逃廢金融機構債務事件的發生。

  對原有逃廢債的治理在制度上需要亡羊補牢,對于新出現的逃廢債需要未雨綢繆,應當將其危害放置在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高度來認識,同時也應意識到逃廢債對整個金融生態環境帶來的不良效應,通過打擊逃廢債,為企業合規健康發展營造良好信用環境,促進金融高質量服務實體經濟目的的實現。

 ?。ㄗ髡邽橹醒胴斀洿髮W教授)


[供稿單位:]   [責任編輯:郜蕾]
时时彩官方开奖视频